首页 行业资讯 政策法规 产业市场 节能技术 能源信息 宏观环境 会议会展 活动图库 资料下载 焦点专题 智囊团 企业库
产业市场  节能产业网 >> 产业市场 >> 产业动向 >> 正文
全球经济形势严峻,核电还卖得出去吗?
来源:微信公号“中国核工业” 时间:2020/6/1 7:43:00 用手机浏览

巴基斯坦卡拉奇核电工程 (罗非摄于2016年)

核电属于技术密集和资金密集型项目,投入高、产出高、风险也高,比较而言其总体开发成本较高。但核电一旦成功投入运营,其稳定的电力输出、较低的运维成本也将带来持续、稳定、可观的收益。


一国决定发展核电,不仅需要强大的核工业基础、专业的监管运营队伍,更需要有力的国家财力支持,成功的核电建设运行也会促进项目所在国工业水平提升和经济发展。一国的经济实力和投融资能力是推动核能发展的关键因素之一。从已开工和建成的项目反馈来看,国际核电项目有赖于进口国的经济状况、政府支持力度,并与出口国的融资政策和融资条件息息相关。而这些影响因素又取决于进出口国经济发展水平和经济运行情况。


核电项目出口与经济状况的关系
01 方法说明

根据对世界已建成项目的分析,全球核电出口与世界经济发展具有一定的相关性,同时也受多种因素影响,有些因素难以量化分析,如政治、政策、新能源的影响等。为简化分析,我们将历年世界经济发展形势与全球核电出口情况进行关联分析,采用全球GDP增长率这一指标来代表当年国际经济发展状况,将历年全球GDP增长率与核电出口机组数进行分析。


1964年至2018年,全球GDP增长率及核电出口机组台数随年度变化情况见图1。全球GDP增长率由世界银行统计的264个国家历年GDP(以2010年美元币值为基准)计算得出。核电机组出口数为全球出口核电项目历年开工的机组数,包括两组数据,第一组数据是全球出口的且目前已经在运、在建的机组数(图中绿色线),第二组数据是全球出口的目前在运、在建以及已签约未开工的机组数(图中红色线),横轴为出口核电机组的开工年份,对于仅签约未开工机组,横轴为其签约年份。


图1 全球GDP增长率及核电出口机组台数随年度变化情况

1964年,美国向印度出口了2台核电机组,拉开了全球核电项目出口的序幕。1964~2018年的54年间,共有123台核电机组出口签约并建设(其中俄罗斯出口46台、美国出口37台、法国出口14台、中国出口6台),41台已签约尚未开工(其中俄罗斯25台、中国3台)。


从中可以看到,全球核电机组出口数的走势基本上与全球GDP增长率的走势相同或周期稍有滞后,这说明全球经济周期与全球核电项目出口有一定关联性,全球GDP增长率上升,即经济形势较好时,因资金较充裕,各国投资意愿较高,加之能源需求上升,国际核电工程建设更加繁荣;反之,全球GDP增长率下降,即全球经济形势不好时,国际核电市场开发及项目投建面临困难,这和其他大多数行业的规律是一致的。

02 核事故对核电出口的影响

核电历史上三次重大核事故(1979年的三里岛事故、1986年的切尔诺贝利事故和2011年的福岛事故),都对核电产业的发展带来了严重影响,同时不可避免地影响到核电项目的出口。


三里岛事故发生在1979年,它的发生一方面对世界核电的发展造成阶段性影响,也让全世界意识到核电安全的重要性,另一方面并没有根本改变世界各国的核能政策。这主要是由于上世纪70年代石油危机日益突出,很多国家仍把核能当作了解决能源问题的希望。在事故之后,美国、日本、法国、意大利、丹麦、苏联等国都表示要继续执行核能政策和核电发展计划。因此可以看到,1979年之后核电出口数量并没有明显变化。


切尔诺贝利事故是世界核电发展史上最严重的一次核事故,它结束了核电站运行30多年无人身伤亡事故的历史,对世界核电发展有着深远影响,全球核电出口进入低谷。事故之后,全球核电行业进行了系统的反思,实施了一系列的改进,包括技术升级改造、建设核安全文化、完善核电运行管理制度、加强核电监管等等,创造了20年稳定运行的佳绩,实践证明了核电安全水平是可接受的。除此之外,核电发达国家在总结多年运维良好实践基础上,先后开发出了安全性能指标更好的第三代核电技术,为核电复苏创造了必要的技术条件。


福岛核事故对全球核电产业是一个沉重的打击,核能在全球能源消费总量中的份额从2010年的13%下降到2011年的7%。世界核电发展也出现分化,一些国家“弃核”或暂停新建核电项目,削减核电份额,如德国、韩国、法国等。也有一些国家对核能依然保持支持政策,如英国、中国、印度、俄罗斯等,核电发展政策并未转向,日本也于2015年宣布重启核能开发进程。在核电出口方面,由于俄罗斯激进的海外开发政策和措施,2011年之后,反而出现了核电项目出口的高峰。


03 偏离原因分析

从统计图1中可以看到,全球核电出口与经济增长总体趋势上是吻合的,但也有阶段性偏离的情况。这一方面有核事故的原因,另一方面是因为国际核电项目并非完全市场化的经济项目,其发展除了受经济条件的影响,还与全球各国能源政策、国际关系、技术发展水平、公众接受度等密切相关。


一个国际核电项目从前期开发、建设、运营到延寿、退役及后处理,前后加起来将近100年,因此被称为进口和出口两国的“百年联姻”。核电项目的出口往往受两国外交关系、项目所在地地缘政治等因素的影响,这些因素不但影响项目合作能否开始,还会影响项目获得投融资的难易程度。可以说,一个核电出口项目的成功落地,需要天时地利人和,其中政策支持、资金保障等缺一不可。例如中国出口巴基斯坦核电项目,两国的友好政治关系是推动核能合作的决定性因素,也是项目获得优惠政策性贷款的重要原因。


2008年之后,受金融危机影响,很多国家经济发展陷入停滞,导致政府负债增加、财政实力减弱,从图1中可以看出2008年后全球GDP增长乏力。因此,投资巨大且回报期长的核电项目面临更大的筹资困难。拥有先进核电技术的国家更加希望能够通过核电出口,为自己国家创造更多外汇收入与财富,带动本国产业发展,于是纷纷推出支持核电出口的积极政策,创新融资渠道,为进口国提供更多投融资优惠条件,承诺帮助进口国筹措项目资本金,这些措施使得2008年之后核电的出口订单激增,也使得核电海外市场竞争日趋激烈。虽然近10年世界范围内核电出口订单激增,但金融危机和世界面临的百年未有之大变局,导致全球经济增长缓慢,项目资金筹措面临更多挑战,因此签约后实际开工的项目并不多,从侧面也反映了世界经济发展水平对核电出口的影响。


核电出口巨头俄罗斯

通过分析可以看出,2011年福岛核事故后,世界经济增速平缓,却出现了一个核电出口的高峰,这个出口高峰主要是由于俄罗斯激进的核电发展战略带来的。2010~2019年,俄罗斯签约或开工的海外核电机组有30台,占全球海外核电机组签约/开工总台数的60%。俄罗斯在国际核电市场上可以说是一枝独秀,这与俄罗斯积极推进核能出口的国家政策有关。俄罗斯刚独立时,核工业直接继承了苏联的模式,以政府部门的形式运转,1992年成立原子能部,2004年改名国家原子能署。2007年12月,普京总统下令将原子能署改制为俄罗斯国家原子能公司(ROSATOM),由俄罗斯副总理直接统辖。俄罗斯总统普京和前总理梅德韦杰夫亲自担任推销员,在各种外交场合推销俄罗斯的核电业务,核电逐渐成为俄继武器、化石能源之外的第三大出口产品。


ROSATOM承建的土耳其阿库尤核电站FCD


俄罗斯能够在国际核电市场竞争中有突出表现,与它能够提供优惠、灵活的融资条件分不开。俄罗斯为缺乏资金的国家提供超低息的贷款,此外还为客户提供灵活多样的融资模式,包括政府贷款、股份制或引进第三方投资等,资金来源包括俄联邦财政拨款、国家主权财富基金,或给予 ROSATOM 国家补贴等。


分析与思考

全球核电出口与经济增长整体上呈正相关,经济增长为核电出口提供了资金保障,同时核电出口与两国关系、核电政策、融资条件等密切相关。借鉴全球核电出口影响分析和俄罗斯核电出口政策,建议从以下几个方面做好相关工作。


01 定位目标国

核电出口不单纯是市场行为,它受两国关系、核电政策和经济条件的影响比较明显,因此要重点关注这些因素,精准定位出口目标国。


首先要筛选地缘政治稳定、关系友好的国家清单,作为潜在核电出口合作的目标,为将存续百年的核电投资、建设、运行和维护选择一个良好的国家间